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科学家被孟山都收买了?我们来掰扯掰扯

2018-01-23 19:14

学术界与产业界的关系,这个古老的话题似乎在过去的十年里持续升温。这一关系是合法的,但是却往往被过分夸大,并且常常被滥用来为一个不公平的政治迫害进行辩护。

昨天在《Nature》上发布的一篇文章探讨了最近对那些支持转基因技术的科学家们的指控。在讨论这篇文章之前,请让我些来介绍一些背景。

学术界与产业界之间良性的、富有成效的协作极具潜力。学者们是专家,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和资源可以使产业界从中受益。与此同时,简单来说,产业界有资金。他们可以资助研究、实验室以及一些教学项目。学者们总是在微薄薪酬和一个又一个补助金中艰难地生活。比如,科学家们能够给产业界提供一些关于技术潜在作用的建议,而产业又能给科学家们提供资金,在这方面他们是不存在利益冲突的,甚至可以说是包括公众在内的“三赢”。

有时候,产业界与科学的利益是一致的。举个例子,在我所熟知的医学领域中,当一个能够治疗顽疾的新药出现时,所有人都希望该疾病的患者能够接触到这个新的治疗方法。这时没有利益冲突,因为所有人的利益都是一致的。

当然,面对这些情况时需要慎之又慎,这也正是为什么这样的关系在学术界内得到的极大的关注。这个关系的底线就是产业界更加在乎他们自己利益,这仿佛深深地烙印在了他们的企业文化之中。当对公众的资助不能如愿之后,他们就只能给学术界提供一些有用的意见了,或是通过提供一些专业的幻灯片来支持学者。

我认为,在这个灰色地带中并不会发生什么不法的事情,不过是一些可能与完全的学术独立相妥协的相对草率的程序。只要培训下学者们如何处理他们与产业界的关系,这类问题就很好解决。

首先,我们需要完全的公开和透明。这是一个基本的准则——任何时间做任何事(任何言论、出版物或是协作)都必须公开潜在的利益冲突。这是现在通行的标准程序。

另外,我认为学者们需要知道怎么去培训那些产业界联系人的学术诚信意识,他们还需要知道如何与这些产业界的联系人打交道。我们有可能会时常与那些不知道学术诚信的人打交道,比如销售或公关人员。我们需要让他们认识到重点所在。“不,你并不能为我报告的内容提供有用的建议。”“谢谢,不用了,我将会用我自己的幻灯片。”

当然,与产业界的关系也会有发生真正的利益冲突的可能。如果某人从一个公司领了数十万美元的薪酬并且还是这个公司的产品或者其他内容的代言人,那么事实上他既是那个公司的员工也是那个公司的代表,而不应该将自己看作是一个独立的学者。

一些公司被发现用尽一切可能的方法染指科学规模——雇人代写白皮书、隐藏一些产业期刊、隐瞒那些有对他们不利结果的研究,甚至花钱雇科学家来做他们的发言人。这些行为需要被曝光和完全公开来制止。

这一复杂的现状使得那些对科学发现持反对观点的人开始打所谓的“托儿牌”。一旦有人发表了你不喜欢的观点,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该观点相关利益集团派来的“托儿”。这一现象不仅仅发生在产业界,也可能发生在政府部门,甚至是学术界本身。

想想那些对全球变暖持否定态度的人的言辞——在这个例子中科学家们的观点反对了产业界,所以他们的攻击者一口咬定他们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拨款金。在支持替代疗法的人士看来,大型制药公司总是被认为会请“托儿”。但是治疗慢性莱姆病的医药公司却不玩这一套,因为他们通过提出虚假的疾病来鼓吹长期使用抗生素,所以他们的恶魔就是保险产业。反对注射疫苗的人士对他们所认为的这些大型制药公司和政府的阴谋自然而然非常愤怒。

这些指控不断地扩大到了科学传播者身上。作为一个持怀疑态度的人,我的工作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理解和解释科学。我站定任何我认为有科学作为支撑的立场。从这个观点来看,我不是一个支持疫苗人士,或是支持全球变暖的人,或是支持转基因人士——我是一个相信科学的人。我既不反对野人的存在也不反对外星人的存在,但是科学并未有证据支持这些拥护者们。

但是,怀疑论者总是被排除在产业或是政府的“托儿”之外(因为全部毫无证据)。这使得(在阴谋论狂潮下)整个怀疑行为就像是产业界导演的一场巨大的炒作行为,而没有谁是真正的怀疑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