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责任 >

成都:社会治理让农村安置小区走上善治之路

2018-01-21 15:17

  新华社成都1月20日电题:成都:社会治理让农村安置小区走上善治之路

  新华社记者 吴光于、李力可

  每天早上9点,79岁的李光明都会准时来到成都市大邑县沙渠镇东部新城的“无讼社区”服务中心,开始忙碌的一天。

  老李是沙渠镇政府退休的工作人员,2016年9月,退休多年的李光明再次“上岗”,成为了沙渠镇“无讼社区”服务中心的调解员。

  从家庭琐事到工伤理赔,去年,包括他在内的3个调解员一共调解了100多件纠纷,没有让一起纠纷走进法院,群众的怨气怒气全都化解在服务中心内。

  沙渠镇内有多家工业企业,劳资纠纷、土地纠纷、家庭纠纷多发。“一些村民觉得会哭的娃娃有奶吃,堵过路,堵过桥,还曾经通宵把我堵在办公室。”沙渠镇党委书记方文祥说。

  2016年8月,大邑县开始在沙渠镇、安仁镇、花水湾镇、王泗镇等4个乡镇开启“无讼社区”创建工作试点。借助这一“东风”,沙渠镇整合了6个村、社区,以及企业家协会和律师事务所的资源,成立了人民调解联合会。“过去党委政府既是运动员也是裁判员,现在需要探索转变角色,依靠第三方做好社会治理。”方文祥说。

  家住沙渠镇的彭作明有5个子女,3个在外地。2017年3月,老伴离世后,两个儿子开始推脱起照顾彭大娘的义务。为了让彭大娘安度晚年,人民调解联合会由律师和法官对彭大娘的赡养问题进行了调解,并进行了司法确认。“现在在两个儿子家一家住一个月,每个月儿子还给我零花钱。”彭作明说。

  2017年上半年,安仁法庭民事新收案83件,较2016年上半年的132件下降了37.12%。“通过政府搭台,各界唱戏的方式,把简单的矛盾纠纷交给人民调解,法院对调解结果进行司法确认,使调解也有了法律效力。人民调解就不再是花架子,发挥了实在的作用。法院也节约出更多的司法资源专攻那些‘疑难杂症’。”大邑县人民法院院长余涛说。

  而在“无讼社区”之外,各类社会组织的加入也为社区公共服务提供了更多保障,引导村民完成向居民角色转变。由于学生下课时间比在工厂工作的家长下班时间早,为了解决学生下课后的陪护问题,该镇公益事业促进会还利用企业捐赠向学校购买服务,让全镇近3000名学生享受到了学校的延时服务;红白喜事理事会通过设置宴席中心解决了村民没有场地办酒席的问题,同时通过价格杠杆,让过去村里动辄7天的红白喜事,缩短到了3天,平均能为村民解决1万多元开销。

  “下一步,我们还希望进一步加强村民自治,在集中安置小区中引入城里小区的电子门卡,完善物业管理,引导村民真正成为有主人翁意识的城市市民。”方文祥说。